影评|《哪吒之魔童降世》:何以叛逆为榜样

影评|《哪吒之魔童降世》:何以叛逆为榜样



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自上映以来,短短数日取得了不错的票房和口碑。截止目前,票房已经突破47亿,连续保持28天单日票房冠军,已进入内地票房前三。原以为故事与我们耳熟能详那个“闹海哪吒”一样不会有太多新意。但笔者看后感慨颇多,尤其是该部作品更是背负着沉重的时代感和成长烙印。看似在演绎哪吒,沉思后更觉得是当下缩影,更是引起观众强烈思想认同和情感共鸣,可说是为数不多国产动画的良心。而哪吒更不负魔丸“盛名”,一出生就闹得陈塘关百姓不得安宁。“顽劣、邪恶、混世魔王”是他留给众乡里的标签。很多人不也正是那个自出生起,搅的一家不安宁,成长过程中到处惹祸生事、生性顽劣的“魔童哪吒”。

    在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里,故事讲述了天地灵气孕育出一颗能量巨大的混元珠,元始天尊将混元珠提炼成灵珠和魔丸,灵珠投胎为人,助周伐纣时可堪大用;而魔丸则会诞出魔王,为祸人间。而元始天尊启动了天劫咒语,三年后天雷将会降临,摧毁魔丸。太乙受命将灵珠托生于陈塘关李靖家的儿子哪吒身上。然而阴差阳错,灵珠和魔丸竟然被掉包。这本应该是灵珠英雄的哪吒却成了混世大魔王。调皮捣蛋顽劣不堪的哪吒却徒有一颗做英雄的心。然而面对众人对魔丸的误解和即将来临的天雷的降临,哪吒是否命中注定会立地成魔?他将何去何从?

    然而,这《哪吒之魔童降世》之所以能如此成功,不仅是因为它的剧情脱胎于中国传统神话故事,哪吒这个动漫人物本来就深受小朋友们的喜爱;更重要的是它有着实在意义的内核,在“打破偏见”的普世价值观适合全年龄段观赏、品味。当然,最喜欢这部电影的小朋友们,尤其是七到十三岁的小朋友们,他们特别喜欢哪吒和敖丙,有条件的都去电影院看了《哪吒之魔童降世》后,像零零后所喜欢《哪吒之魔童降世》是因为他们是非常新潮、叛逆的一代且想法也与众不同,他们相信用自己的能力也能逆天改命,创造新的奇迹。在《哪吒之魔童降世》中的台词“我命由我不由天”也成了零零后新的座右铭。

    不可否认,如果你只抱着娱乐心态,那作为通俗商业电影来说,这部电影是合格的。但在电影剧情上来看,对原故事进行了大幅度改编,例如颠覆传统中幼年哪吒活泼天真的形象改之为带有些许邪性的“熊孩子”,太乙真人从传统师父改成了谐星,龙王以及敖丙变成了带有悲剧命运色彩的反面人物。但值得注意的是,不同于传统中反封建父权反权威而为了主流家庭价值观,此作中将哪吒的父亲从原来典型封建家长代表重新塑造成一位和蔼、不惜一切保护孩子甚至愿意牺牲自我的慈父形象。或许从此可以解读出其意识形态上的某种“倒退”,从回到了一种保守的态度上来表达。

    当然也可以看出,世俗社会对魔兽身世的偏见与歧视的意识形态——例如,在“人的成见是一座大山”的问题上,这才是一切悲剧的根本原因。而且,这种意识形态不仅直接表现在村民对哪吒的恐惧厌恶,与此同时也导向了申公豹龙王以及李靖赋予敖丙哪吒的错误“使命”,并且这些“使命”的实现却无不基于谎言——即李靖欺骗哪吒为灵丸转世、龙王委托申公豹偷窃灵丸转世于敖丙,这一切最终引来陈塘关的灾难。换句话说,像李靖这一形象尽管变得更为善解人意更有“父爱”——当然,这么一个和蔼的父亲没有什么问题——问题在于这个和蔼的父亲其实与原版中是一样的。

    或者说,这两者都受到魔兽身世不被社会所接纳这一意识形态上的困扰从而要将哪吒规训成一个能被世俗社会所接受的样子。但正如前面论述:哪吒在影片中并不是不可直接被接受,甚至可以说其表现为“熊孩子”的形象的原因正是其还未被这种意识形态所完全“侵染”,从其表面的温情遮蔽了规训的真正意图,而这个意图实际是受错误的意识形态所蒙蔽的。哪吒完成了从“自然人”向“社会人”的转变从而为意识形态所接纳,对比旧作拒绝这一虚伪的规训而选择剔骨还父的壮烈自刎,此处哪吒“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呐喊只显得苍白无力,这种“成见”这座大山并未被丝毫撼动半分。对于身份不公平歧视的意识形态并没有在观众接纳和解中被消除,看似实在故事内核却也是保守的。

    除此之外,如果说哪吒真的反抗了自己的命运,那他应该反抗这种“魔丸”带来的戾气重又暴躁易怒的性格才是根本。而当申公豹过来告诉他所谓魔丸和天劫的“真相”后,哪吒居然选择相信一个初次见面的人,而不信任自己的父母却也当场入魔失去意识,打伤母亲差点杀死父亲,请问这样的行为真的有在反抗命运吗?难道他受到的所谓“不公”的命运,说到底不都是他自己的恶劣性格(轻信、易怒、暴躁、以武力解决一切问题)所带来的后果吗?而且事实上,所谓“反抗命运”、“我命由我不由天”在这部电影中也算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了都。

    特别是在哪吒基本实在一开始就不晓得自己的命运是个啥。他不知道自己是魔丸转世,只知道别人骂他妖怪的问题上觉得自己很是不爽了都,所以也就不如“做个妖怪给他们看看”了;而当知道自己是所谓灵珠之后,又欣然接受,萌生想要斩妖除魔、获得别人认可;最终发现自己是魔丸之后,又气急败坏地当场入魔,最后被老爹以命换命的行为感动,回来救场,然后还是欣然投入了天劫的怀抱,倘若说如果不是敖丙,估计他也就就直接“英勇赴死”了都,没有丝毫想要反抗天劫、改变命运的想法。

    所以,电影故事从始至终,哪吒都是一个活在别人评价中的人,没有想法没有认知,看似反抗的表现不过是熊孩子的叛逆和任性,根本没什么值得夸耀和称赞的。而且,也有时候觉得剧情中看似反派的申公豹和龙族,才是真正从始至终都没能得到公正。就目前剧情而言,我没看出太乙真人半点好,申公豹勤勉又靠谱(看看敖丙就知道这个老师他其实当得不错),却因为妖族出身不受到天尊信任;龙族为天庭卖命,到头来却是被镇压海底兔死狗烹的结局,也是实在太惨了。

    另外就是在这部电影如果换一个主题其实会更加融洽:别讨论什么抗争命运,哪吒和妖族所受到最大的威胁并不是来自“命运”,而是来自“偏见”,无论是村民百姓还是仙界天尊,都心怀偏见或者充满歧视;是对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歧视,是对“魔丸必为恶”的偏见。就个人的观点而言,不论哪吒的形象丑不丑,而我们可以看到对于家庭在这场塑造“非我”之人的行动中,起到的恰恰是承认和强化的作用,甚至家庭正是塑造“非我”身份的第一重助力。

    当然,电影中只是“昆仑动画宇宙”的其中一块拼图而已,想必还有更多的神话故事将被改编。作为对旧制度、旧秩序挑战的意指是否真的曾经出现过这样一位贵族女性反抗,这是因为在追求平等而被破灭肉身、被禁锢。然而,故事中却也有着表达一种不服输,或者化成异类、不为人所了解,也要向这父权社会不断扔石子而做了捣蛋鬼,让父权制休想安眠。这种女性主义的悲剧意识,可能隐藏着长久以来一直被忽略的声音。这样一来,也就难免被评论者认为,倘若是除去了动漫画的光环,这完全也就是成了一部烂片了而已。诸如此类。

上一篇:点读机女孩入读中国传媒大学,一路走来并不soeasy
下一篇:曾志伟两个儿子的颜值一个比一个低,儿媳却一个比一个漂亮